扫码订阅

中东是水资源匮乏的地区。而随着气候变化和人类活动的影响,这一趋势增无减,曾是该地区除里海外最大湖泊的乌鲁米耶湖也曾一度趋于消失,仿佛要和咸海一个命运。

中东除了几条著名的大河(尼罗河、两河)

还有很多大湖,基本位于高原地带

且大都为咸水湖,不少是水坝形成的水库

(图片:shutterstock@AridOcean)▼

作为伊朗最大湖泊,干渴的乌鲁米耶湖曾萎缩至总面积的10%。更令人心痛的是,该湖在2016年因为藻类的大量繁衍使得湖水呈现红色。血红的湖水令所有人为之忧心。

湖水内的藻类在高盐度和高温下呈红色

这也是大自然对伊朗及全世界的一次警示

(图片:Dogora Sun / shutterstock)▼

乌鲁米耶湖危机的背后,是伊朗全国性的水资源危机。据专家预计,伊朗在2030年地表水会减少25%。但令人惊讶的是,伊朗的水资源浪费相当严重,还有致力于解决水资源问题的伊朗科学家也被逮捕。而岌岌可危的乌鲁米耶湖却被打上了旅游的噱头。这又是为什么呢?

那些水量极其脆弱的内陆湖泊

在被吃干榨尽后还要负责旅游创收,真的是...

(图片:shutterstock@Tolga Subasi)▼

伊朗,抢救第一大湖

脆弱的乌鲁米耶湖

乌鲁米耶湖位于伊朗西北部东阿塞拜疆省和西阿塞拜疆省之间的盆地,其规模极盛之时湖面面积达5200平方公里,最深16m。

伊朗西北端那一汪难得的水面就是乌鲁米耶湖了

(同时也是亚美尼亚高原三湖之一)

(底图来自:shutterstock)▼

伊朗,抢救第一大湖

像大多数的内陆咸水湖一样,乌鲁米耶湖没有河流流出,唯一的消耗是蒸发,这使得湖泊在河流注入减少时盐度越来越大,并影响其生态系统和周边人类的生活。

1984年的乌鲁米耶湖

比现在的湖面轮廓大出整整一圈

当时周边的城市和农业用水也比现在要少

(图片来自:NASA)▼

在过去数千年里,乌鲁米耶湖湖区丰富的自然资源和矿产资源以及湿地,确实为周边地区人口提供了发展文明社会的条件。波斯先民在此创造了复杂的“坎纳孜”系统(类似于新疆的坎儿井)以更高效的使用水源。

当地要发展农业

要么取水自注入湖泊的河流

要么从高山上游通过暗渠饮水

(图片:google map)▼

然而随着经济发展和人口膨胀,周围的伊朗人却在水资源利用上逐步失去了节制。上世纪50年代,伊朗开始在众多河流上游修建大坝和水库拦截河水,一系列水利工程长期减少了乌鲁米耶湖的淡水注入量,虽然农业和城市用水有了相对稳定的保障,但牺牲的显然是当地这座母亲湖。

1998年与2011年的乌鲁米耶湖

确实缩小了很多,中间的湖心岛直接和东岸相连

(图片来自:NASA)▼

伊朗,抢救第一大湖

然而伊朗的这些水利工程并没有满足日益增长的用水需求。全国范围内依然有超过4万个非法水井正在大规模的消耗这地下水。这些水利工程带来的问题正在逐步暴露。

伊朗人还在两岸之间修建了乌尔米亚湖大桥

虽然便利了交通,但也造成水流的严重阻塞

流入的水被滞留在两个盆地难以互通有无

(上面的卫星图可以找到这个大桥)

(图片:Ali Entezari./Wikipedia)▼

乌鲁米耶湖从2002年开始出现趋于干涸的迹象,湖水减少,盐度增加,曾经栖息在这里的鸟类等生物经历了迁走、死亡和灭绝。乌鲁米耶湖在2016年呈现出红色的水体。到2017年底,由于伊朗持续的普遍干旱以及流入该湖的当地河流的淤塞,该湖已缩小至以前的大小的10%。

黄色土地上的红色乌鲁米耶湖

(图片来自:chelys.eu/)▼

2016年,湖水已全部变红

这意味着湖内充斥着大量甲藻

形成了“红潮”和“藻花”,也就是发生了水华现象

(图片:NASA Johnson / flickr)▼

伊朗,抢救第一大湖

为了纪念这一母亲湖,伊朗还拍摄了以乌鲁米耶湖干涸为素材的电影《乌鲁米耶夫人》。导演通过湖泊本身的声音讲述了该湖历史,试图通过这种方式来寻求国际上的帮助。

乌鲁米耶湖上的数座湖心岛航拍

(Kaboodan Island和埃斯皮尔岛)

(图片:Goran Bogicevic / shutterstock)▼

水危机时代的到来

乌鲁米耶湖的背后是伊朗全国性的水资源危机。常年的干旱加上大规模水利工程的负面影响,早就使伊朗进入了内忧外患的境地。

在伊朗东部的哈蒙湿地,曾经被渔村包围的绿洲现在已经干涸;超额的地下水开采使得首都德黑兰地面以每年25公分的速度下沉;大坝修建使得河流盐度增高进而毁了周边富饶的农田。

高盐一般在干旱或半干旱地区出现

随着湖水被蒸发或被截留灌溉,会形成大量盐块

(图片:Elena Odareeva / shutterstock)▼

伊朗,抢救第一大湖

这还带来了更为可怕的社会动荡,哈蒙水危机使得60万环境难民逃往北部,而潜在的环境难民与当地居民的可能冲突,将对伊朗和社会稳定构成威胁。此外,水资源短缺也导致了伊朗的抗议活动此起彼伏。

其实宗教和意识形态也和基础环境息息相关

要能维持秩序和解决问题,某种仿佛自有其合理性

(图片:khamenei.ir / wikipedia)▼

伊朗,抢救第一大湖

更为戏剧性的是,一位在美国深造过的著名伊朗水资源专家于2017年年底放弃在伦敦的教职回到伊朗,帮助解决水资源危机。回应他的却是伊朗安全部队的关押和审讯,迫使他在2018年4月逃离伊朗。

伊朗政府在水资源治理上似乎十分不利,但另一个仍不能忽视的问题是,水利工程补充的水量并不小,为什么总是不够用?

首先,浪费。据伊朗能源部报告显示,伊朗水资源的高消费主要是由于浪费造成的,全球平均水资源浪费比率约为9%-12%,而伊朗却高达27%-30%。伊朗人均日消耗水0.25立方米(中国北京市为0.21立方米,已经是很高的水平),是世界平均水平的两倍。

伊朗现有人口约有8300万

每日造成的浪费对一个中东国家来说是难以承担的

(图片:ehsan ahmadnejad/ pexels)▼

我们可能很难想象在一个长期干旱的中东国家会出现水资源的严重浪费,而这在伊朗发生了。

这与市民粗放的用水习惯离不开关系:公园里缺乏管理的喷水龙头,家庭在夏天永远开着的水空调,这都是人们缺乏水资源管理意识的证明。

这种常见的浇水方式对于严重缺水的伊朗

确实是有点奢侈

(图片:Serhii Ivashchuk / Shutterstock)▼

伊朗,抢救第一大湖

这一切都要追溯到伊朗历史的特殊时段。

上世纪50年代,伊朗的巴列维政权在美国的支持下开始了“白色革命”:大力发展西式现代世俗化教育,在城镇开设正规中小学和技术学校,并创办包括德黑兰大学在内的诸多高等院校;实施义务兵役制,削弱地方武装力量。

“白色革命”意在削弱那些支持传统制度的地主阶级

在现代化的尝试中,伊朗人的人均收入大大增加了

同时贫富差距也在迅速扩大

(身着扫盲队制服的女性 图片:wikipedia)▼

伊朗,抢救第一大湖

这些举措推动了伊朗的现代化,该国经济也得到了很大程度的发展,人均国民生产总值从1961年的160美元跃升至1978年的2250美元(同期中国仅为220美元)。从这时候政府开始与民众分享可财富增长的果实,对水、电、汽油等公共产品施行巨额补贴。

过着油换水的奢侈日子

也不表示可以这么用啊

(图片:Grigvovan / Shutterstock)▼

伊朗,抢救第一大湖

这一补就是几十年,所以哪怕是在荒漠,居民也往往缺乏节俭用水的意识。

然而最大尺度的浪费还不在民生。官方统计显示,农业用水占伊朗水资源的92%,但其中60%的水在使用中被浪费了,大量水在水渠之外简单被蒸发或被偷偷用来发电。更令人遗憾的是,尽管使用了这么多水,农业对伊朗的GDP贡献仅为10%。

伊朗用水状况▼

如何拯救乌鲁米耶湖

除了浪费,水资源短缺本是伊朗的国情所在。伊朗人民的人均用水量是世界的2倍,而降雨量却只有世界平均水平的三分之一,根据IPCC(政府间气候变化问题研究小组)的数据,预计到2030年,降水还可能减少10%,这对伊朗水危机可谓火上浇油。

伊朗属大陆性气候,大部分地区干燥少雨

是亚洲最热的国家之一

降水量和用水量之间存在巨大的供需差

(图片:Victor Jiang / shutterstock)▼

伊朗,抢救第一大湖

此外,伊朗国内缺少森林和绿地来保持水分。中东地区本来就只有较少的森林,自从“白色革命”之后,伊朗的发展同时也以环境为代价,一半以上的森林为了应对城市化浪潮而消失,据2016年数据,伊朗的森林覆盖率只有6%。

森林还是有一些,零散集中在北部和中西部山区

(图片:angela Meier /shutterstock)▼

浪费,气候变化以及对自然环境的不合理开发共同引发了伊朗的水危机。尽管伊朗政府和国际组织对此都有不同程度的重视,但可以预料的是,这一危机不会在短时间内消失。因为留给伊朗的选择并不多。

建于17世纪初横跨扎因达鲁德河两岸的桥坝一体建筑

因被引水筑坝以灌溉农业后几近干涸

而这座三十三孔桥也逐渐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图片:nlin.nee / Shutterstock.com)▼

有伊朗官员称,伊朗正在考虑将波斯湾的海水引入伊朗中部地区,解决当地的水资源紧缺问题。但这项办法只适用于临近海水的地区,因为交通运输水的成本实在太高。与此类似的是,在2013年,伊朗总统就提出从里海引水入乌鲁米耶湖,但这项计划同样由于成本过高而破产。

大概画一下里海到湖的路线

(图片:deposit / 图虫创意)▼

伊朗,抢救第一大湖

其他可行的方案还包括降低或者取消水补贴政策、将耗水的产业从干旱地区移到沿海地区、发展核能以减少水力发电的压力以及推广节水技术。

然而,让价格调节居民用水习惯是极具风险的。前车之鉴是总统鲁哈尼宣布取消油气补贴,就差点引发民众大规模抗议。毕竟国家的免费福利,永远是上去容易下来难。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图片:marketa1982 / Shutterstock.com)▼

伊朗,抢救第一大湖

转移耗水的产业其实功效也不大。能源部显示多年来在干旱区建造的高耗水行业其实只用了伊朗水量的2%。而核能的发展可能会在国际的社会压力之下继续进行,这在未来可能会缓解小部分用水压力。

目前看来,对粗放型的农业灌溉进行全面改革大概是伊朗最有效也是最后的法宝了。但这也面临着一些现实的阻碍。

伊朗90%的农田要通过灌溉才能有收获

要实现国内的食物供需平衡首先要保证灌溉用水

(图片:Bluemoon 1981 / Shutterstock.com)▼

伊朗,抢救第一大湖

中东的缺水大国不少,以色列就是其中之一,所以类似滴灌这样的节水技术很早就在以色列出现了。这项技术,还作为以色列的国宝,被出口给了中印美等农业大国,其他一些水技术甚至还被输送给了与之发生过战争的阿拉伯邻居约旦。

滴灌系统可以使水直接滴落到植物根部

不仅确保每株植物都能得到水分

而且可以最大程度减少水蒸发

(图片:Borisshin / wikipedia)▼

但这些援助、交易对象里,绝不会包括伊朗。这不仅是因为以色列的特殊信仰和位置,也因为伊朗伊斯兰革命之后两国长期保持的糟糕关系。对于伊朗来说,要不要接收以色列的帮助,不是一个经济问题,而是一个涉及国格的面子问题,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退让。

两方站的针锋相对的阵营

伊朗也不可能轻松就获得援助

对其国内的政治稳定也是一大挑战

(德黑兰的抗议活动)

(图片:Fars News Agency / wikipedia)▼

伊朗,抢救第一大湖

所以除了伊朗国内,国际组织也在致力于缓解水危机,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在2013年开始了一个拯救乌鲁米耶湖的项目,截至2020年4月,该湖已经恢复了一半(2300平方公里)。这项工作得到当地社区的及参与,同时日本政府也提供了财政支持。

2019年,伊朗迎来了近五十年来最大的降雨

长期的治理和洪水使湖深增加了62厘米

(左:2019年2月5日 右:2019年4月12日)

(图片:NASA)▼

伊朗,抢救第一大湖

伊朗,抢救第一大湖

这个项目开展的主要方式是说服农民改变灌溉做法,效果还不错,当地农场的用水量已减少了35%。同时,有利的气候条件也加快了湖泊恢复的过程:干旱在2018年秋季结束,随之而来的强降雨流入湖泊。

乌鲁米耶湖虽然正在逐步恢复,但我们不知这次恢复还能持续多久,伊朗的水危机大戏是否还会持续上演。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