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途军事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赤色军团>第一章 该死的战争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 该死的战争

小说:赤色军团 作者:轻骑兵 更新时间:2019/6/14 16:14:20

2011年3月5日

利比亚 的黎波里

“轰,轰,轰,・・・・・・”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这里是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是利比亚全国政治、经济与文化中心,也是利比亚最大的国际化大都市,当然,的黎波里也是一座有着悠久历史的文化古城,在这里你不仅可以看到现代雄伟的高楼大厦,而且还可以看到具有千年历史的古建筑和文化遗产,的黎波里还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地中海的白色新娘”。

但这一切的一切都随着战火的到来而不复存在了,无论是高楼大厦还是古老建筑都被战火洗礼之后变得面目全非,曾经有百万人口的居民也在战火到来之前逃离了这里,该死的战争再次降临到了这片土地上。

的黎波里郊区一座石油化工工厂内,十多名中国工人以及七八名越南和印度的工人正被利比亚暴乱分子关押在一座狭小的厂房内。这十多名中国工人是在撤退的时候被这伙武装分子给发现并关押在此的,或许这伙武装分子想要用这些中国工人勒索中国政府一些钱吧,所以他们并没有被残忍的杀害,但在关押期间,他们的日子也非常的不好过,他们一天也只能得到一小块面包和一瓶水,只能保证他们饿不死。他们也曾试图趁着这些武装分子疏忽大意之际逃离这里,但很不幸的是,他们的逃跑被武装分子给发现了,跑的最快的越南和印度工人直接被武装分子给打成了血淋淋的尸体,其中还有三名倒霉的中国工人被子弹击中,受伤虽然不严重,但如果时间一长且不能得到及时医治的话,这三名工人恐怕都会死在这里。在国内才没有遇到这样情况的他们直接被眼前的一幕给吓傻了,五六名刚才还活蹦乱跳的工友在下一秒变成浑身是血的尸体,这对从没有经历战争的他们来说是恐怖的,甚至还有两名胆小的工人直接被吓尿了。没有人嘲笑这两名被吓尿的工人,在长久和平环境中生活早就让他们忘记了这个世界并不和平,和平的只是他们的国家。毫无意外的,当他们看到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他们的时候,很是自觉的又回到了关押他们的地方。他们也曾恳请这些武装分子给他们找医生给这三名工人进行医治,但得到的只是一顿暴揍,而且又多了两名伤者。

此时的这十多名中国工人已经陷入到了绝望,他们没有通信器材无法和中国驻利比亚大使馆进行联系,这也就意味着除非这些武装分子帮他们“联系”中国大使馆,否则没有人会知道他们在这里。

“这真他妈的是倒了血霉了,本来还想着出国挣两个钱好回国娶媳妇,现在可倒好,小命都要留在这里了,这是老天爷也看我不顺眼啊。”脑袋上都是血迹的一名年轻中国工人绝望的说道。这名年轻工人叫何东来自中国山东一个贫困县,今年已经有二十八岁了,因为家里没有钱,而且家里还要供比他小五岁的弟弟上大学,所以一直到二十八岁连一个对象都没有。在农村如果到二十八岁还没有对象的话,恐怕大概率是要打光棍的命。眼看着和自己一样的的小伙伴都已经成家立业,小孩都已经会打酱油了,何东在听同村的人说出国务工工资要比国内高,就忍不住想要想要出国拼一拼。

“我呢,我可是上有老下有小,我是家里的顶梁柱,如果我死在了这里,我这一家老小可怎么活啊,这狗日的战争,打仗有什么好的,就不能和和气气的解决矛盾吗,这群大傻X。”另一名年纪比较的工人也是一脸悲伤的说道。说话的也是来自务工大省河南周口叫周大志,今年已经有三十五了,和年轻工人何东不同,他有一个美满的家庭,他有一个贤惠的妻子和一个儿子以及一个女儿,而他本来是在一个工厂上班的,后来工厂倒闭之后他就和老乡一起出国务工了,这已经是第三个年头了。至于为什么出国,那还不是因为工资比国内要高很多,而且他还想让自己的儿子以及女儿上好的学校将来好有出息,至少要比他这个当爹的要强。为了孩子的未来,他只能来到远离家人万里之外的地方打工挣钱。

“小何,老周,你俩给我闭嘴,都快饿死了你俩居然废话不断。咱们现在就应该祈祷这群关押咱们的蠢货尽快给咱们国家的大使馆通话,到时候国家也好救助咱们。”疑似领头的工人一边给一名受枪伤的工友喂水一边说道。给工友喂水的是这支工人小队的头头,叫张强,已经快五十岁了,目前已经在利比亚待了有十五六年,他对这些非常的熟悉。在过年的时候,他的儿子已经给他生了一个大胖孙子,而他也已经准备干完今年就不干了,准备回家和老伴一起照顾孙子,可惜老天爷给他开了一个玩笑,战争爆发了。

“你说这群武装分子是不是智障或者脑子不好,抓谁不好,非得抓咱们,咱们只是一群出国务工的农民工,咱们只是草民一个,抓咱们能捞到什么好处,抓那些大官或者有钱人多好,这群智障玩意。”又有一名工人忍不住抱怨道。

“你说国家会不会派人来救咱们,就跟美国大片那样。”最先说话的年轻工人何东突然说道。

“这孩子可能是饿傻了,或者被吓糊涂了,还国家派人来救你呢?你爹是市长,还是你二大爷是省长,咱们只不过是一群出国务工的老百姓,咱们要知道自己的身份。”领头的工人张强被工人何东的话给逗笑了。

“张叔,我可能不行了,咳・・・咳・・・,我身上还有一万多块钱,如果我死了话就把这一万多块钱带给我母亲,我爹死的早,我母亲把我养大不容易,如果我再死了,你替我转告我母亲,下辈子我还当她儿子。”被子弹击中腹部的年轻工人李光因为失血脸色苍白的说道。

“别他妈的说丧气话,你会活下来的,我向你保证,你会活下来的,这些钱你自己交给你母亲。”看着受伤工人李光从怀抱里拿出一叠沾满血迹的钱递给自己,工头张强连忙阻止道。

距离的黎波里大约五十公里一个名叫开散尔小镇的地方,由四辆吉普车、轿车以及皮卡组成的车队正在开散尔小镇加油站上进行加油,他们这支车队的目的地是正处于激烈交火区的的黎波里,而他们的目的则是搜寻并营救还没有撤离此处的中国公民。他们是搭乘军机从万里之外的国内赶过来的“西北狼”特种作战部队。

“这里的油可真他妈的便宜,国内要是这个油价就好了。”虽然已经进入战乱状态,但这里的油价便宜的依旧让给汽车加油的突击手赵雷忍不住抱怨起来。

“人家这里是产油大国,地底下到处都是石油,咱们不能比。”抱着枪警戒的机枪手郑凯没好气的说道。

“都给我闭嘴,马上离开这里。”看着车队都加完油之后,负责这次营救行动的指挥官赵信小声呵斥道。

“记住咱们的这次任务,咱们只负责营救出咱们的公民,其他事情和咱们没有关系,还有,能不动手尽量不要动手,还有五十公里就到的黎波里了,全体进入一级战斗状态。”看着公路两旁被击毁的坦克和装甲车残骸冒出滚滚浓烟,负责这次营救行动的指挥官赵信再次通过耳麦对众人提醒道。

在车队上空,一架架北约战机呼啸着从车队上方三千米高空飞过,距离的黎波里越近,战争的气氛就越浓,而且道路两旁也开始出现政府军或者武装分子的尸体,车队上所有人都变得紧张起来,他们明白自己已经离开了和平环境,战争已经在向他们招手了。

“队长,营救总指挥部电话”坐在后排座位上的通信兵突然对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小队长赵信说道。

“这里是“西北狼”特战队,我是指挥官赵信。”拿过电话,指挥官赵信连忙说道。

“明白,明白,我知道了,我们会在最短的时间赶过去去,请国家放心,我们保证完成任务。”听着电话另一头的声音,指挥官赵信的脸色越来越严肃。

“我们要找的失踪失踪工人已经确定位置,在的黎波里西北赫拉曼石油冶炼厂内,现在距离我们大约还有二十五公里的距离,指挥部希望我们以最快的速度赶过去,因为还有多支不明身份的武装正在向赫拉曼石油冶炼厂集结,这些武装分子的意图不明,但我们要做好最坏的打算,都给我打起精神。”在放下和指挥部的通话后,指挥官赵信又一次通过耳麦向全体队员汇报了最新情报。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赫拉曼冶炼厂内,多时的安静再次被打破,在汽车轰鸣声中,两三百名身穿平民衣服手拿武装分子标配的AK47自动步枪的武装分子乘坐十多辆皮卡在大呼小叫中冲进了赫拉曼冶炼厂,而关押中国工人的那股武装分子显然和冲进来的武装分子不是一伙的,激烈的战斗随即在下一秒展开。

“我的娘啊,这到底是要干什么,我们只不过是平头老百姓,他们会不也看中咱们了吧,还是你们中的谁睡了人家老婆被人家给发现了,人家来报仇来了。”通过已经没有玻璃的窗户朝外看去,工人头头张强忍不住感慨道。

“别看我,我什么都没干,再说了,这里的娘们身上有股羊骚味,我可受不了。”看到众人都看向自己的时候,大龄单身男青年何东连忙解释道。

“轰”

就在何东连忙解释的时候,距离关押他们大约五十米的地方,一声巨大的爆炸突然响起,然后一股浓烟直冲云霄,巨大的爆炸甚至把窗户上仅有的几块玻璃也给震碎了。

“是他们的汽车爆炸了,好像是被另一伙人发射的导弹之类的东西给搞炸了,妈的,他们这是在玩真的。”也趴在窗户朝外看去的何东连忙向众人解释道。

厂区内,一名躲在房间内的武装分子扛着一支RPG反坦克火箭炮再次对准了一辆不顾一切冲过来的武装皮卡,眼看着这辆皮卡距离已经不到五十米远的时候,这名武装分子扣动了扳机,下一秒,拖着长长尾焰的RPG反坦克火箭弹直接朝着迎面驶来的武装皮卡就冲了过去,开武装皮卡的武装分子显然也是一个老司机,眼见双方就要来一个亲密接触的时候,只见这辆武装皮卡在老司机的操作下来了一个神龙摆尾,然后一根筋的RPG反坦克火箭炮擦着这辆武装皮卡撞向了工厂铁塔,再然后就是一声巨大的爆炸响起。这辆武装皮卡在老司机的神之操作下躲过了致命打击,但这辆武装皮卡后面的几名手持AK47的家伙可就遭了秧,两名没有丝毫准备的武装分子直接被甩了出去,其中更是有一名被甩飞者更是一头撞向了距离不远的一堵墙上,然后直接晕了过去,至于死没死就没有人知道了。

发射RPG反坦克火箭炮的武装分子在发现没有干掉武装卡车之后,在第一时间就拿起放在一旁的AK47自动步枪朝着武装卡车就扫了过去,但可惜的是准头差了不是一星半点,一梭子三十发子弹全打干净也仅仅射中了武装皮卡不到五发,而且还没有击中要害部位。被惹怒的武装皮卡上的武装分子彻底生气了,一名武装分子更是操起架在武装皮卡上的PKP12.7毫米重机枪对着这名发射RPG的家伙就是一通扫射,虽然操作PKP12.7毫米重机枪的武装分子枪法也不咋地,但架不住PKP重机枪射速快和子弹多,在差不多打了有一两百发12.7毫米重机枪子弹后,发射RPG反坦克火箭炮的恐怖分子终于被打成了筛子,而这名被打成筛子的武装分子藏身处也被打成了马蜂窝,事实也再一次证明一般的墙体根本承受布置12.7毫米重机枪子弹的打击。

看押中国工人的武装分子显然不是乘坐卡车冲进来的武装分子对手,双方在交手大概有十多分钟之后,看押中国工人的二三十名武装分子选择了投降,而对于这些投降的武装分子,胜利一方的武装分子并没有放过他们的打算,在简单问清了中国工人关押的地点之后,这二三十名跪在地上双手抱头的武装分子直接被数辆围上来的武装皮卡上PKP重机枪给扫射了一个来回,在密集的12.7毫米子弹打击下,地上又多出了二三十具浑身是血的尸体。

“我们这下肯定完蛋了,他们把看押咱们的武装分子都给杀了,他们太残忍了。”趴在窗户朝外看的工人何东看到近百名拿着AK47自动步枪的武装分子杀气腾腾的朝着他们所在地方走过来的时候,颤颤巍巍的对身,后的工友说道。

“还他妈的愣着干什么,还不一起用力把折扇铁门给撬开,都想留在这里等死啊。”就在这时,老工头张强不知何时手中已经多出了一根撬棍,并对还在愣神的众人喊道。

在这紧要的生死关头,众人没有犹豫,身强力壮的何东等人一起把并不算坚固的铁门给撬开了,在这紧要关头,众人在逃跑的时候也没有忘记受伤的工人,强壮的工人背着受伤的工友离开了这个关押他们数天的地方。

当武装分子在稍后几秒钟来到关押中国工人的地方的时候,他们只在地面上看到了数滩血迹,然后再也没有其他东西了,当然,他们也看到了被撬开的铁门。

“他们肯定跑不远,马上给我把他们找出来,生要见人死要见尸,谁要是找到一名中国工人奖赏五百美元,死的一百美元,快去。”领头的武装分子在发现中国工人已经趁着他们交战的时候逃跑了,很是愤怒的说道。

“队长,看样在咱们来晚了一步,这里明显刚发生过激烈交战。操,三点钟方向,好像有被集体屠杀的尸体,有二三十具,会不会是咱们要找的人。”刚刚到达赫拉曼冶炼厂的“西北狼”特战队狙击手秦风占据着赫拉曼冶炼厂旁边一处制高点对已经开始进入到冶炼厂的队长赵信说道。

“我马上派人检查一下,希望不是咱们要营救的人。”当听到狙击枪秦风的报告之后,队长赵信脸色一下子变得很是难看。他在心里暗暗祈祷着被杀的千万不要是他们要营救的目标,任务完成完不成并不重要,他只是希望自己辛苦外出打工的同胞安全的回到自己亲人身边。

“队长,还有一个情况,这支武装分子似乎还在寻找什么”就在队长赵信还在担心自己同胞安全的时候,狙击枪秦风再次说道。

6

第一章 该死的战争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